刘晓明:《孙子兵法》与中国的外交国防政策
发布时间: 2020-01-08 浏览次数: 10

早在2012年2月11日,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英国国防大学联合指挥与参谋学院做了题为《孙子兵法与中国的外交国防政策》的演讲。

原文如下:

尊敬的联合指挥与参谋学院院长洛克空军少将,

女士们、先生们,

未来的将军们:

我很高兴应洛克院长的邀请访问英国国防大学联合指挥与参谋学院,这座将军的摇篮。

我曾在英国许多大学发表过演讲,包括牛津、剑桥、帝国理工等。今天还是第一次在英国军事院校作演讲。洛克院长为今天的演讲出了好几个题目,包括中国的外交、国防政策和中欧、中英关系。

既然是在军事院校演讲,我不妨从中国古代的一部兵书谈起,这就是著名的《孙子兵法》。《孙子兵法》已有2500年历史,被译成许多种语言,流传到世界各地,仅英文译本就有17种之多。虽然作为冷兵器时代的一部兵书,《孙子兵法》有些内容已经远离当今时代,但其许多战略、战术思想并未随历史褪色,而仍熠熠生辉。美国西点军校将之列为必读经典。英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和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Sir B H Liddell—Hart)曾经深入研究过《孙子兵法》,并在为Samuel Griffith的《孙子兵法》英译本作序时认为《孙子兵法》远未过时,并感叹道:“《孙子兵法》将我20多部著作所涉及的战略和战术原则几乎包罗无遗。”

我发现,《孙子兵法》对今天中国外交、国防政策的形成亦有深刻影响。

《孙子兵法》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是:“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孙子还认为,“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可见,《孙子兵法》尽管是一部兵书,但其指导思想是“慎战”和“不战”。这与中国古代其他先哲的观点如出一辙,如老子和孟子都认为:“兵者,凶器也。”这也就不难理解90年前为什么英国著名哲学家、思想家罗素在其著作《中国问题》中指出:“中国历史上虽然征战连绵,但中国人天性是喜好和平的。”

《孙子兵法》及中国古代的这些和平、不战思想,是今天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滥觞。

今天的中国,立足中国国情,顺应时代潮流,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将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宗旨。中国倡导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秉持积极有为的国际责任观,奉行睦邻友好的地区合作观,主张世界各国一道建立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中国绝不搞侵略扩张,永远不争霸、不称霸,始终作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稳定的坚定力量,中国绝不走历史上“国强必霸”的老路。

今天的中国,坚定支持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中的核心地位,致力于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和热点问题。中国是唯一公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核国家。中国累计向联合国30项维和行动派出各类人员约2.1万人次,是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积极参与反恐、防扩散领域国际合作,向索马里海域派遣海军护航编队。中国在朝核、伊朗核等热点问题上坚持劝和促谈,推动形成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机制,发挥了建设性作用。中国同12个陆地邻国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坚持通过对话谈判处理同邻国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尽最大努力维护南海、东海及周边和平稳定。

不久前,我在接受BBC“新闻之夜”节目采访时,主持人杰里米·帕克斯曼问我:“美国为了推行民主不惜发动战争。中国想推行什么?”我当时就回答说:“中国致力于构建和谐世界。我们主张国与国相互尊重、相互包容,而不是把自己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强加给别人。我们主张世界各国携手努力,保障各国共同安全与福祉,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我们坚决反对在国际事务中诉诸武力。”这就是中国的和平外交政策。

与中国的和平外交政策相一致,今天中国奉行的是防御性国防战略。《孙子兵法》是一部兵书,是战争的艺术,那么战争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孙子认为是“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孙子也提出:“非危不战”,“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只有建立强大的国防,才能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只有具备制胜的力量,才能有效地遏制战争,这是古今中外历史告诉我们的真理。中国有广阔的领土和辽阔的海洋,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战略格局和中国安全环境,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方兴未艾的发展态势,能否化解多元和复杂的非传统安全挑战,能否有效应对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的威胁,能否打赢未来可能发生的高技术战争,成为中华民族能否实现伟大复兴的关键。

中国的国防建设不针对、不威胁任何国家,中国不会也无意同任何国家搞军备竞赛。中国的国防建设从来没有超越捍卫国家安全的需要,中国国防开支也是合理适度的。根据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报告,中国的军费在世界各国中处于较低水平,2010年中国军费占GDP的1.3%,不仅远低于美国、英国、俄罗斯等传统军事强国,也低于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如果从人均军费看,中国则更低,仅有美国的1/38,英国的1/20。

《孙子兵法》从根本上主张不战、慎战,但并不惧战、畏战。同样,我们讲积极防御,并不是软弱可欺,而是后发制人。后发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制人则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国积极防御军事战略的立足点,是有效遏制和防止战争,同时也是时刻准备应对战争和打赢战争。以敢战能战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敢于“亮剑”而全力争取战争胜利,这是孙子兵法的精髓,也是当代中国的军魂。

女士们、先生们,

在当今世界,中欧关系是很重要的双边关系。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欧洲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集合体,中欧之间没有地缘政治争端,没有根本利害冲突。近几十年来,合作一直是双边关系的主流。中欧现在互为最大经贸合作伙伴。欧盟是中国第一大出口市场,中国是欧盟第二大出口市场,欧盟还是中国第一投资目的地和最大技术引进来源地。

中英关系的发展总体上与中欧关系步调保持一致。中英高层互访密切频繁,经贸合作亮点频现,人文交流热度频升。今年是中英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40周年,两国将举行一系列纪念庆祝活动。特别值得指出的是,中英两军关系近年来也走上快速发展轨道。去年,英军陆、海、空军参谋长相继访华。中英防务战略磋商和两国高级退役将领交流得到机制化。

如何进一步发展中欧、中英关系?我仍想借用《孙子兵法》及中国古人的一些智慧。

《孙子兵法》里有一句名言:“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孙子兵法》总共只有6074个字,其中“知”字是出现频率最多的一个字,共出现了79次。今天,中欧关系及中英关系是合作伙伴关系,不是竞争对手关系,要发展和深化这种伙伴关系,就要不断加深了解,增强信任,化解疑虑,消除担忧。我想在此引用你们的一位前辈的观点,他就是曾任英军陆军野战部队司令的拉姆中将。去年,他作为英国退役将军代表团团长访问了中国,回来后在《泰晤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认为,欧洲和西方不能制造新的敌人,不能妖魔化中国,对话有益彼此了解,驱除担忧。

中国古语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中欧、中英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面临着不同的发展挑战,彼此经济互补性强,合作利益大,双方应当充分拓展合作空间,挖掘合作潜力,努力实现互利共赢。

中欧、中英的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不同,双方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是正常的。如何对待这些不同?如何处理这些分歧?我们不赞成将自己的制度视为普世模式,到处推销;不赞成将自己的价值观视为唯一正确标准,强加于人;也不赞成冷战思维,搞意识形态对抗。我们主张双方相互尊重,正视不同,平等相待;坦诚对话,求同存异,增进互信;相互借鉴,取长补短,互利共赢。

《孙子兵法》里还有一个著名的故事,讲得是中国古时候吴国人与越国人不和,当他们同船渡河时,遇到大风,他们相互救援就像人的左右手一样。这个故事成为了一句成语——“同舟共济”。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的时代,世界是一个“地球村”。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公共卫生、金融风险以及能源资源、粮食和水资源安全,是全球性问题和人类共同挑战;同时,中欧利益相互依存、利益交融,实际上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也就是说欧洲和中国同在一条船上。中欧必须同舟共济、携手合作,努力实现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中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是历史积淀、时代发展和博采众长的产物,显然一部《孙子兵法》不足以概括全部,但我相信,认识《孙子兵法》这部古老的兵书,了解中国思想文化的源头,能为理解今天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增添一条途径,能为打消对中国的不必要担忧增加一些决心,能为积极开展与中国的交流合作增强一些动力。这就是我今天演讲的主旨所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