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借用《孙子》论中美争端
发布时间: 2020-01-07 浏览次数: 10

中美之间的矛盾什么时候会结束?我认为只有到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经济总规模达到美国两倍时,美国才会心悦诚服。

本文根据北大博雅讲席教授、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国发院名誉院长、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教授在“全球变局与中美关系”环节的发言整理。

国发院对中美贸易的争端从一开始就非常关注,也一直在跟踪并提出我们的看法和建议。2018年3月份,特朗普提出要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的出口产品实施高关税,我就做过主题报告,提出三点看法。

第一,“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确实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大,美国逆差大,但是贸易不平衡只是美国一系列对华政策转变的借口。贸易在本质上是双赢的,这是经济学的常识。不仅如此,美国贸易逆差大,根源是美国内部的结构性问题,并非源于所谓的中国对美出口的不公平政策。既然贸易是双赢的,特朗普还一定要在贸易上做文章,以此对华采取措施,从针对的是“中国制造2025”的产品可以看出,其根本目的是要抑制中国的发展。

抑制中国发展现在已经成为美国两党的共识,因此,我们必须有打持久战的准备。当然,中美关系好胜过不好,因此,当下若能在贸易上达成一个阶段性协议,还是要努力去达成的,但也不要指望协议达成以后,就会给中美关系带来彻底转变。

第二,中美即使贸易战打到最糟的情况,对我们的影响也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如果能够有协议,不利的影响会低些。所以对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中国应该抱着欢迎的态度。纵然协议在表面上不够一一对等,但是多出的部分是中国原来就想做的事,所以,不用去计较表面的对等。

第三,长远解决中美关系问题,关键在于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这包含两个方面:第一要利用一切有利条件,继续发展好经济,发展还是硬道理。第二方面,要继续扩大开放。只要中国发展得好,市场越来越大,并继续坚持开放,就有利于我们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我们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30%左右,坚持开放式发展,未来五年、十年,我们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应该会更多。

如果我们能保持全世界的经济增长主要在中国,那么每个国家为自身利益着想,也会重视与中国一起成长的机遇。如此一来,就会有更多的国家和我们站在一条线上,成为朋友,包括日本、欧洲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这样就可以避免重回冷战的格局:即世界划分为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两个阵营,老死不相往来。

我相信,只要中国坚持开放,着力发展,美国的单边行动最终只会造成自己的孤立,我们和其他国家依然可以保持良好的经贸关系,甚至更上一层楼,这非常有利于世界也有利于我们自己的持续发展。

以上几点看法是我在2018年3月提出的,目前看来,整体发展趋势还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因此,只要我们做好自己的工作,相信中美关系最终将如李白诗云: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在随后的对话环节,林毅夫教授与本环节主持、国发院教授刘国恩进行了精彩的互动。

刘国恩:中国既希望崛起,又希望能与全球和谐共处,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志同才能道合。中美之间还有没有志同道合的可能?还有哪些共同的利益诉求和价值支点值得我们去努力?

林毅夫:中国坚持和平崛起,也明确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本着己立立人、己达达人的精神,既谋求自身的发展,也希望其他国家可以发展。发展是所有国家的共同愿望,帮助后进国家发展是先进国家的责任,这是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和谐共处以及合作的基础。

二战以后,形成了以发达国家为主的国际治理体系,包括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总署等,以及双边的发展机构像美国援外总署、英国的国际发展合作部等,其目的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摆脱贫困。发达国家还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高达4.6万亿美元的发展援助。这些制度安排和发展援助,意愿很好,但是效果有限。

在二战后的200多个发展中经济体到现在只有我国台湾和韩国从低收入进入到高收入,在1960年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到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时只有13个进入到高收入。所以,虽然每个发展中国家都有发展的愿望,也有发达国家提供的援助,然而能够摆脱贫困,实现赶上发达国家的梦想的发展中国家是凤毛麟角。

为何过去发达国家在帮助其他国家发展时,出钱出力,但效果有限?原因之一是美国等发达国家通常会要求接受国按照美国的政治、社会治理模式和理论来改造,忘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初心是好的,但事与愿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因为如此而发展起来。少数发展起来的,包括东亚四小龙,并没有照搬美国开的药方。

所以,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进行发展合作时承认不同的发展中国家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各自的发展会有路径依赖,而不把自己的治理方式强加于人,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选择给予尊重。同时,要致富先修路,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最大瓶颈是基础设施,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为抓手,所以,得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允许不同国家走自己不同的道路,最终条条大路通罗马,都实现发展,这是人类的共同愿望。因此,方法虽有不同,但是,目标、诉求和价值追求是相同的,这是中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合作的基础。

刘国恩:英国著名战略学家李德·哈特有一句名言:“不知战争,焉知和平”。过去两年,中美贸易争端对双方都有影响,中国自己要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减少甚至避开中美贸易冲突的风险?

林毅夫:我也借用中国军事学家孙武在《孙子兵法》的一句话,“无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意思是我们不要对敌人不来攻打我们抱有期望,重要的是我们要做好准备,这样才有可能避免战争。

中美贸易的争端只是一个表象,真正的原因是中国崛起。只要中国崛起,威胁到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管我们怎么做,都会面临美国对我们的挑战。关于这一点,我们必须有心理准备。

中美之间的矛盾什么时候会结束?我认为只有到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经济总规模达到美国两倍时,美国才会心悦诚服。美国今天敢于主动对我们发起挑战,就在于他们的科技、军事等实力比中国强,这是美国的底气,想利用现有优势来制约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只要我们坚持开放,坚持发展是硬道理,中美之间的紧张因中国的发展而来,也将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而去。

如果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经济总量将会是美国的两倍。届时东部沿海省份加中西部的武汉、长沙、重庆、成都、西安等主要城市的人口有3.5亿,人均GDP将达到和美国相同的水平,其经济规模和发展水平和美国相当,技术、产业水平也会和美国同样先进,美国今天挑战我国的科技与军事优势就不存在了,也就不会有挑战我们的本钱。更何况,我们还有另外10亿人,人均GDP达到美国30%左右的水平,也属于高收入经济群体,经济规模和美国一样,并且仍然有快速发展的空间。

如果我们能发展到这一水平,美国再挑战也改变不了中国崛起的事实,而且,美国的企业要发展需要有不断扩大的国外市场,美国的经济要发展好、人民过上好日子需要充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中国会是全世界最大、增长最快的市场,和中国和平友好相处是美国发展的机遇,中美之间的矛盾也就不存在,能够和平相处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晓伟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