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远方:《三十六计解读》总论
发布时间: 2019-11-01 浏览次数: 26

《三十六计》是我国古代的一部兵书,它集中了中国古代三十六个兵法策略,可谓集历代“韬略”、“诡道”之大成,且传习久远,广为援用,素有兵法、谋略奇书之称。但历代史志、兵书未见著录,作者及产生年代均不可考。由于书中所引战例,都介于春秋至宋朝年间,所以注家们多认为它大约成书于明清之际,其作者可能是一位深谙兵法理论、悉通《易经》、了解古代战例而又满腹经纶的中下层知识分子,其姓名难以确考。“三十六计”语源于南北朝,《南齐书•王敬则传》中有“檀公(道济)三十六策,走是上计”之语。宋代惠洪《冷斋夜话》中正式出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之语。可见在成书之前,“三十六计”之谋略已经流传千年之久了。

关于《三十六计》的成书年代,虽然宋及以前史书文献中有三十六策或三十六计的提法,但并不标志着这本书已经出现。这不仅仅因为《三十六计》多处引用了宋代战例(最晚引用的是南宋抗金名将毕再遇巧施连环计,大败金兵故事),而且我们发现《三十六计》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几乎每计解语都用《易经》的卦、爻辞来推演解释。虽然古代的军事家孙武、孙膑、韩信、诸葛亮等人,都精通《易》理,也曾把《易经》用在军事上。但是,历史上第一个系统地把《易经》运用于军事上,是明代的军事家赵本学。他把《易经》推演为兵法上的刚柔、奇正、进退、攻守等的变化,凸显其朴素辨证法的思想。因此《三十六计》的作者,应在明代赵本学之后,因其深受赵本学影响,所以才在每计里面加上《易经》的解语。再者,本书只有传抄秘本,而没有刊刻,可能是由于统治者忌讳能动摇其统治地位“兵法”,清王朝又大兴文字狱,因而作者既不敢署名,也不敢拿出来刊印。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

据考证,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三十六计》,最早刊行于世的版本是1941年由四川成都瑞琴楼兴华印刷所根据同年在甘肃邠州(今陕西邠县)某旧书摊发现的一种手抄本用土纸翻印成册发行的,既无年代又无作者,封面书“三十六计”,题下注称“秘本兵法”。手抄本是何人在邠州发现的,小册子上没有说明。翻印本上只简短的说明原书是手抄本,前部“都系养生之谈,而末尾数十篇,附抄三十六计,解释皆用兵法,然后知其果为兵法书”。但在当时环境下,此版本流传不广。

1961年9月16日《光明日报》在其《东风副刊》上对三十六计予以介绍。毛泽东看后阅“好”。1962年,解放军政治学院图书资料室根据这一翻印本对其进行了译注工作,名为《三十六计今译》,译注者姚炜署名无谷。其后在军内如炮兵学院训练部,济南军区、武汉军区司令部作战部等出过翻印或抄印的油印本,如济南军区司令部作战部于1975年2月编印《三十六计今译》,内部发行。《三十六计》渐渐在军队中流传开来。直到1979年无谷注释语译的《三十六计》才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三十六计》逐渐引起世人关注,此举奠定了研究《三十六计》的基础。因其较为清晰严谨,1998年,被收入由解放军出版社、辽沈书社出版的《中国兵书集成》第40册。《三十六计》以各种形式的出版物越来越多。

从版本源流看,《三十六计》各种版本可分三类:第一,1941年的“土印本”。第二,1962年至1978年的“军内本”,是军队系统根据解放军政治学院的译注在其内部或抄印或翻印的各种注释本。这些版本最初在军内散发,供关心谋略的军官研读,文字大体相同,间或有经整理者校改之处,名之为《三十六计今译》,但均未经出版社正式出版。第三,1979年以后正式公开出版的“民用本”。1979年吉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了1962年由解放军政治学院图书资料室无谷译注的《三十六计》,以此为发端,有关《三十六计》的图书出版越来越多。这类版本除注释翻译之外,作者多致力于援引古今中外著名战例,以再现《三十六计》一书的谋略用兵之道。这些书的出版,对普及军事谋略起到了积极作用,并成为深入研究《三十六计》军事哲学和谋略思想的先导。同时《三十六计》被广泛应用于其它领域,尤其是管理和商业领域,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研究和关注。

《三十六计》是作者从历代谋略中精选并按数列排序的36种计策,采用通俗易记的成语或俗语作计名。全计共分六套,每六计为一套,即胜战计、攻战计、并战计、敌战计、混战计和败战计。前三套是处于优势之计,后三套是处于劣势之计。每计均有计名、解语和按语三部分组成。计名是在对计谋内容高度抽象后所作的象征性比喻。每计名称后为解语,即对篇题的说辞,是每一计的中心内容,阐明计谋的制定实施过程。解语之后的按语是对该计之说辞再作进一步的解说,并且多列举历代战争的实例,为该计的成功作证明。按语多引证宋代及其以前的战例(在所举例证之中,时代最晚的是南宋时期的宋金战例)和孙子、吴起、尉缭子等兵家的精辟语句。可以说,此书是古代兵家对敌军事、政治、外交等斗争的奇谋方略的集大成者。

《三十六计》文字简约,计名除败战计外,都有四字构成,且均为成语、俗语。《三十六计》计名共计138字,每计“解语”一般十余字,少者如“抛砖引玉”,仅有7字;多者如“借尸还魂”,也仅29字。“按语”略长,平均不过280余字。全书字数5000左右。然而,《三十六计》虽文字简约,但行文考究,意域宽广,其中意蕴今人仍未充分领会。

《三十六计》选择“六六三十六”这一模块结构,其成因应该是精研《周易》所得,八卦中的坤卦,卦爻是六个短横画(三 三),重六得积为“六六三十六”,被称为“太阴六六之数”。这应该是三十六计名称来历的依据。实际上,从《三十六计》的内容来看,第二计“声东击西”和第八计“暗渡陈仓”,内容基本相通;第五计“趁火打劫”和第二十计“混水摸鱼”内容上也基本相同,按道理,这四计应合为两计,但从数学的角度,为凑“三十六”之数,保留下来了。仔细审读,“三十六计”应为一个结构紧凑、系统开放的思维链。

从传承关系上看,本书有两大特色。首先,此书的最大特色是以《易》演兵,援《易》析谋。即《周易》思想体现在该书的基本理论、思想方法和计谋制定过程中。可以说,《三十六计》一书的理论基础是《周易》的阴阳原理。其思想方法是通过各计解语将《周易》中之阴阳变理,推演成为兵法的刚柔、奇正、虚实、主客、进退以及攻守等关系的相互对立、调和与转化。《三十六计》的基本理论和方法都是抽象的东西,它们的具体表现,就是计谋的制定过程,大部分直接运用了《周易》的卦、卦辞、爻辞、大小象辞。全书三十六个计策,直接引用《易经》的有二十七处,涉及六十四卦中二十二卦。有人说六六三十六计,计计出自《周易》,是有道理的。因此,弄清楚《周易》在解语中的作用,是全面理解此书思想的关键所在。

其次,此书的另一重大特色是缘于《孙子》,每一计均可在《孙子兵法》中找到理论依据。《孙子兵法》对《三十六计》的影响是具体的,这些计谋多来自《孙子兵法》的诡道思想及对战略战术、军事心理、军事地形、军事信息等的论述,以至于有人认为《三十六计》把孙子的“诡道”思想发挥到了极致。譬如《三十六计》中第一计瞒天过海,就是“诡道十二法”中的“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的思想体现。以逸待劳则是其“佚而劳之”的灵活运用。趁火打劫、混水摸鱼等表现的是“乱而取之”。借刀杀人的目的是“亲而离之”,抛砖引玉、欲擒故纵是为了“利而诱之”,假痴不癫是“卑而骄之”,走为上是“强而避之”等等,而这一切的目的在于实现“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其他如围魏救赵、声东击西、暗渡陈仓、擒贼擒王等是孙子“避实击虚”、“致人而不致于人”思想的具体运用。打草惊蛇、苦肉计等体现的是孙子的“以迂为直”的间接路线思想。李代桃僵则考虑的是“杂于利害”、“以患为利”,两害相权取其轻。远交近攻考虑的多是“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金蝉脱壳、借尸还魂是“示形惑敌”的具体应用。关门捉贼是为避免“穷寇勿迫”。美人计是“将军可夺心”的重要手段。“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则直接被拿来简化为上屋抽梯等等。可以说诞生在2500多年前的《孙子兵法》直接给《三十六计》提供了指导思想,《三十六计》计计均能在《孙子兵法》中找到理论根据。在《三十六计》整体框架中,体现了孙子提倡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思想。

当然《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也有很大的区别。二者本是不同的两本兵书,但现在许多人将二者混为一谈,甚至完全划上等号,认为《孙子兵法》就是《三十六计》,尤其是2000年以来中央电视台播出36集电视连续剧《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音像版百家讲坛以“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为题目录制节目,不少作者直接出版《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著作等等以来,更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误解,乃至以讹传讹。实际上两书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其差异远多于相似。如果按照《汉书•艺文志》对兵书的分类,《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均属于兵权谋,但《孙子兵法》是“道”,《三十六计》是“术”,一个是“形而上”,一个在“形而下”。中国人向来崇道重术,所以《三十六计》在短时间内产生重大社会影响是必然的。

具体而言,两本书的区别表现为:第一,从成书时代来看,《孙子兵法》诞生于春秋末期,正是中国由奴隶制向封建制演进的社会大变革之际,孙子在总结和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适应时代的要求和战争的变化,跳出古军礼的窠臼,提出“兵者诡道”、实力制胜等一系列兵学思想,创建了一整套具有清新刚健的进取精神的富有时代特征的兵学体系。

而《三十六计》则是一部发现不久的所谓“秘本兵法”。《三十六计》在历代兵志中均无著录,也不见于私人藏书目录,在民国前只是以“秘本兵法”在民间传抄。它的成书时间难以确考,但根据其特征应在封建时代末期(晚明或清初),或者与明清之际的秘密反清组织有关联。《三十六计》具有舍整体而重局部,舍理论而重实用的特点,局限于计谋的推演与施用。如果说《孙子兵法》的适用对象是“明君”、“贤将”即国君、将帅,而《三十六计》则更具平民化,其受众范围明显的扩大到社会的各阶层。

第二,从内容和影响来看,《孙子兵法》十三篇,揭示了战争本质,从理论和实战的要求全面、深入地揭示了军事领域的基本规律,构筑了中国古典兵学的完整体系,博大精深,结构严谨,在中国兵学发展史上具有无可比拟的至尊地位。其军事思想被后世兵家奉为正宗和金科玉律;其兵学体系后世兵家难以逾越;其军事理论范畴均为后世兵家所沿用和发展。

而《三十六计》则是中国兵学史上第一部专门论述兵家“诡道”思想,即军事谋略的兵书,其中有不少精彩的见解发展了前代兵家的谋略思想。它博采历代战例,总结其经验教训,并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值得人们学习和借鉴。作者在解语、按语中多处引用了古代军事家的名言警句,有些地方甚至是对《孙子兵法》的具体运用和发展,并把《周易》的哲理推演应用在军事上,具有朴素的辨证唯物主义思想。但它出自古人之手,封建割据时代兵家之间尔虞我诈、乘人之危、损人利己、掠夺兼并糟粕不可避免。但这些诡谋权术,毕竟是历史上已经发生的实事,也是当今世界上反动势力在政治军事斗争中惯用的伎俩。因此,我们应该运用批判性思维,尽量汲取其精华,剔除其糟粕。

孙子在其兵法中谈“诡道”时,加了“兵者”前提,毫无疑问,孙子的诡道思想是在战争中针对敌人采用的谋略,也就是说只有在你死我活的较量中才可以采用诡道。作为兵书的《三十六计》也应该在这一范围中使用,不完全适用于其他竞争领域,不能用在非敌人甚至朋友身上。在分清敌我友的前提下,在对敌军事、外交或者政治斗争中使用三十六计,这应该是我们遵循的一个基本原则。

客观地讲,如果说《孙子兵法》是以其深邃的哲理性和完备的系统性获得了超越时空、超越领域的影响力,那么《三十六计》则集中了古代兵家不少的奇谋方略,以其重智谋、求实效的内容和通俗、简明、生动的形式而得以在较短的时间内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它对中国兵家军事政治谋略进行的总结提炼以及结合《易经》给予哲理性和创造性的发挥,使其在兵学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是中国古代兵书的一朵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