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全球行:《孙子》列为美国防大学战略学第一课
发布时间: 2015-04-03 浏览次数: 9

  1984年,《孙子兵法》被美国国防大学正式列入课程体系。这一年,为了适应重新选拔培养高级军官为战略家的这种转变,美国国防大学军事战略系出版了883页的战略论文集,摘编成《军事战略艺术与实践》,此书从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早期,一直作为美国国防大学战略核心参考书。

  该书共分为三个部分:战略思考、战略基本概念、战略实践。《孙子兵法》被列入此书的第二部分,尽管此书仅节选了《孙子兵法》的第一章,选自美国准将塞缪尔·B·格里菲思的译本,该译本在美国国防大学、海军学院、西点军校、武装力量参谋学院、军事学院等军队学术机构拥有很大的影响力。

  据了解,编写第二部分的目的是为了拓宽学生的战略视野,学会用不同的历史视角去看待战略一军事力量的政治目标是什么?在军事力量运用中关键的军事目标是什么?军事力量在战略上如何运用?萨姆·加德纳为这部分撰写了前言,简要介绍了《孙子兵法》与其它西方军事著作之间的不同点与相似点。

  萨姆·加德纳分析指出,孙子和利德尔·哈特的军事目标是敌人的作战意图,而克劳塞维茨的目标是敌人的军事重镇。至于军事战略,每位作者都倾向于关注不同的战略方法,孙子强调迂回战术而不是直接的军事进攻。

  美国国防大学战略学后来的教材包含了《孙子兵法》的全本13篇。从1996年起,格里菲斯的译本为索耶尔的译本所取代,成为战略核心课程中孙子的主要译本。 美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约翰·柯林斯对孙子及十三篇作了高度评价:孙子是古代第一个形成战略思想的伟大人物。他写成了最早的名著《兵法》。孙子十三篇可与历代名著、包括2200年后克劳塞维茨的著作媲美。今天,没有一个人对战略的相互关系、应考虑的问题和所受的限制比他有更深刻的认识。他的大部分观点在我们的当前环境中仍然具有和当时同样重大的意义。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美国国防大学的学生在有关战略的核心课程研讨班,专题讨论孙子。对孙子的讨论是由英国著名战略家利德尔·哈特军事战略评论的阅读与研讨展开。在学员们看来,孙子的思想是通过利德尔·哈特首先介绍给现代西方战略家们,他强烈反对20世纪早期克劳塞维茨对战争的观点。关于孙子的讨论很少聚焦于传统的主题“诡道”或“不战而屈人之兵”,更加关注的是控制战场的难点、灵活适应战略环境改变的需要以及指挥官与君主的关系。

  而担任美国国防大学教官的厄尔曼博士则领悟“不战而屈人之兵”之精髓,他曾说“我一直在思考像孙子所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1996年他与曾指挥第一次海湾战争的将军们共同研究,提出了“震慑”理论。“震慑”的目标是控制敌人的意志,“震”就是在瞬间使敌人的心理遭受创伤,“慑”就是让对方明白自己除了放弃抵抗已经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震慑”正是孙子“不战而屈人之兵”思想在现代战争中新的运用。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防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每年举办“孙子与信息战争”征文比赛。比赛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对什么是信息战争、理论与实践的含义、政府与私人工业之间的组织关系、国家信息体系的薄弱环节及其它主题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征文比赛已经将获奖论文编成论文集《孙子与信息战争》。美国国防大学信息工程学院院长柯基斯少将在中国国防大学演讲时曾说:“美国的信息战理论,其基础观点就来自中国的《孙子兵法》”。